我们吃什么
发布日期: 2019-02-08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章出处:

我是不敢浪费粮食的。小时候,每次把饭粒儿掉在桌子上,妈妈都要求一定要捡起来,然后会给我讲她小时候的事儿。妈妈是1949年出生,童年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,粮食大面积欠收,到青黄不接的时候,生活非常艰难。每天挖来许多野菜,和着一点点玉米面儿,蒸了吃。

后来粮食稍稍多了一点,村里伐树的时候,妈妈就和她的小伙伴们,骑在放倒的大树上,用小锤子凿树皮。外面的老树皮凿掉之后,用小刀把露出的又嫩又白的树皮削下来,倍加珍惜地拿回家,推碾子碾成面儿。现在那饱经岁月洗礼的碾砣,还在我老家屋子的侧面安放着,只不过现在谁也不会用它来碾粮食了,闲暇的时候,我们就坐在上面休息。

树皮磨成面后,和玉米面掺在一起,就可以做玉米面的面条了。如果没有树皮的帮助,玉米面本身非常松散,无法团结在一起做成面条。那时节,如果能吃上这样一顿面条,可真算得上今天的大餐啦。平时吃白面那更是不可能了,只有在过年那一天能吃上一顿饺子。妈妈每次讲的时候,我都虔诚地听着,这是对历史的尊重。并且生出一种莫名的满足,什么烦恼呀、什么不顺呀,统统都显得微不足道了。

等我出生的时候,境遇好多了。那时候粮食已经足够吃饱了。虽然很多的时候我家吃的是高粱米饭,因为我们那里的涝洼地多,适合种高粱。我的肤色很黑,即使每天在室内也是这样,家里亲戚们都开玩笑地说,这孩子小时候高粱米饭吃多了。高粱米的颜色暗红,他们说如果小时候多吃白面,我的肤色可能会白一些。可是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白面,要留到过年和正月里多包几顿饺子呢。黑白又如何,我还真不在乎。

还有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事,是过年的那一天早上,可以喝上大米粥,那时候没有人种水稻,都是旱田,所以过年会买上一点点大米,熬成粘稠的白白的大米粥。物以稀为贵,那时候喝大米粥,感觉是一种颇具仪式感的事!小口小口地,品着大米的滑腻和清香,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!冬腊月的时候,家家都会买上一些大黄米,做出香糯可口的豆包。有了热气腾腾的豆包,北方的冬天因为它而变得不那么寒冷了!豆包,是每个北方人冬天的记忆中,最为璀璨夺目的一颗明珠。

要想做出美味香糯的豆包,那工序是要求非常严格的。首先要把大黄米用水淘洗干净,然后放进袋子里,趁热闷上几个小时,这样磨出来的黄米面儿细腻,包出的豆包好吃。大黄米磨成面后需要发酵才能吃,最好是陶制的瓦盆,应该发酵两次才可以。第一次看见黄米面鼓起来了,就上下颠倒过来,等它再一次鼓起来的时候,就是做豆包的最佳时机。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包豆包,是非常庄严的一件事儿。

包完后再放到屉上去蒸,那香味溢满了童年的时光!只可惜每家不会包上太多,因为大黄米种的少,价钱高,舍不得买太多,要省着吃。

现在,在一年中的任何时节,想吃豆包都可以吃到。餐桌上五花八门,可以吃杂粮粥、八宝粥、粮食加工的各种食品……每天喜欢怎么搭配就怎么搭配,各种粮食,各种豆类,各种果子,随心所欲地吃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经常告诉孩子和我的学生,勤俭节约,不可浪费粮食。和他们一起温习: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虽然粮食应有尽有,但从一颗种子变成一粒粮食,要经历多少风雨和艰辛!在缓缓流动的时光中走过来的每一颗粮食,都值得我们用感恩的欣喜的心,去迎接,去珍视!

作者:新颖

?
友情链接

备案号:黑ICP 12002120号-1 黑公网安备 23122202000103 网站标识码:2312220001

主办:兰西县人民政府       承办:兰西县经济信息中心 网站地图

E-mail:05629519@163.com Tel:0455-5629519

?
亚洲2018最新a v视频_2018手机在线a免费无码_久久精品手机观看